您是第07699578位访客
站内搜索:
登录帐号:  登录密码:

习总书记引用过的三首云南古诗

发布时间:2017-04-19点击数:2648

李东昀

 彩云之南,胜景无穷。可以荐天下之佳客;襄万国之盛会;铸千秋之伟名。而此地诗词一道,自古及今,亦弦诵成风、蔚然可观。山水与诗词,两相映照,可称双美,既怀自然之瑰宝;更养人文之渊薮,有此妙合,实令人击节拍案,心驰神往。

方今之世,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的伟大使命人人有责。而诗词作为传统文化中采掇不尽的宝藏势必会为民族文化的繁荣增光添彩。作为社会主义建设领导人的习近平总书记十分重视我国根祗深厚的诗词传统,在2015年1月9日至21日的云南考察指导工作期间,就引用过明代诗人杨慎的《滇海曲》和《昆明望海》,以及清代诗人许希孔的《秋日登大观楼》这三首诗中的妙句,来赞美云南优美的自然景物和风土人情。

作为一名诗词爱好者,当以“兴废继绝”自任,目会习总书记提及的诗句,我脑海中自然而然地再次浮现出滇池的波涛浩淼,想起孙髯翁笔下的“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蘋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的丽景,逸兴遄飞,惜平生未能手摩口诵这些诗章,于是翻检籍册,只想一了闻佳句而犹未能细细品味全篇的遗憾,去观赏前人的风流韵藻,和那横亘时空仍收缚不住的壮采奇思。

居滇三十余年的杨升庵是有明一代的文学巨匠,才富力强,著述丰赡。杜诗曰:“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而杨升庵博学旷世,故其为诗声气自高,不同凡响。习总书记曾引用其《昆明望海》的颈联:“天外烟峦分点缀,云中烟树入空濛。”“烟树”句化用谢朓的《之宣城出新林浦向板桥》里的“天际识归舟,云中辨烟树。”亦颇有柳子厚《登柳州城楼寄漳汀封连四州》里“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的开阔浑然气象,特别的是,这是一首拗体七律,故声律上也很有特点,兹引全诗如下:

昆明望海

(明)杨慎

昆明波涛南纪雄,金碧滉漾银河通。

平吞万里象马国,直下千尺蛟龙宫。

天外烟峦分点缀,云中烟树入空濛。

乘槎破浪非吾事,已斩鱼竿狎钓翁。

这首诗首联和颔联描绘了滇池的雄伟壮观之景,拟作银河之壮阔,而且以“象马国”、“蛟龙宫”展现了滇池的浩大深沉。首联末三字的“银河通”声律上属于“三平尾”,颔联末“蛟龙宫”亦“三平尾”。“三平尾”本格律诗所忌,而有的诗人却故意打破规矩,反而迸出新意,成为拗体。杜少陵的拗体七律《白帝城最高楼》首联与颔联:“城尖径昃旌旆愁,独立缥缈之飞楼。峡坼云霾龙虎卧,江清日抱鼋鼍游。”里的“之飞楼”、“鼋鼍游”也都是“三平尾”。杨升庵故意用拗体打破句式的平直,在声调上产生了一种拗折的美感,读起来比严格声律的律诗要跌宕不羁,更别有一种独特的声律之美。而第三联是对仗工整,浩大雄浑的写景妙句,“天外”、“云中”直接拉开了巨大的空间跨度,其间用的动词“分”、“入”使句式生气流动,毫无板滞之嫌。远之八表,尽在眼底,如此妙句,是滇池登高揽胜时的传神写照。难怪大诗人杨升庵要发出尾联“已斩鱼竿狎钓翁”的感慨了,他不愿锐意于功业,而欲垂纶滇池,固有其人事之由,亦有眷恋于如此大好江山之意。看其诗中不吝翰藻,乃知此景盖情之所寄,则“如之何勿思”?

如果《昆明望海》只是一时览物,个人意气,写景虽气吞霄汉而细腻不足的话,那杨升庵笔下的《滇海曲》则完美的呈现了滇池乃至昆明多姿多彩的风土人情。《滇海曲》共七首,兹以习总书记所称的第五首抄录如下:

滇海曲(其五)

(明)杨慎

蘋香波暖泛云津,渔枻樵歌曲水滨。

天气常如二三月,花枝不断四时春。

这是《滇海曲》绝句组诗中的一首,音节谐婉,语调圆美。“蘋香波暖”的云津桥畔,有鼓枻的渔人和高歌的樵夫自往自来,无拘无碍,加之烟水萦曲,若隐若现,实在妙绝。而更为令人心动的来自三四句,不寒不暑的宜人气候和四季应接不暇的绚烂鲜花,被轻快活泼的语调娓娓说出,加之绝句固有的抑扬回环的韵律,实在是如清歌在耳,为痴为醉皆此一念之间。诗中的“云津桥”即今之德胜桥,因其夜市之美元代时已为“昆明八景”之一,而在杨升庵诗句的铮铮音韵间,它又被开衍出了另一种和美的画境。

升庵一代之杰,虽身世已远,而风流未沬,后之词人才子,来之不绝。清雍正年间的进士许希孔,是昆明人,于秋日再登大观楼,览胜怀古,感物伤秋,一吐胸中浩荡郁律之气,于是,又一首寥廓深沉的七律佳作挥洒而出:

秋晚登大观楼

(清)许希孔

浮云卷尽海天横,独上高楼感易生。

山色西来连夕照,湖光一派变秋声。

碧峣旧迹霜钟冷,白荡仙踪月舸明。

指点昏鸦愁外去,疏槐秃柳不胜情。

这首律诗虽然也带山河的浩大之势而来,但笔锋一转,已经不再是悠游于湖光山色之中的兴味盎然了,更把眼界投向渺焉幽眇的历史,时空跨度很大,从而有浑涵无尽的怀古伤秋之感。起句便如“黄鹤高举”,有振翅千里之势,“浮云”一扫而空,水色天光纵横千里,这是何等气象!而却因“独上高楼”所以易怀兴感。继而颔联没有收束笔势的意思,承接的极为妥帖,再起波澜,写山色湖光,而用“西来”、“一派”二语,空间的推移扩展,尽增其势。又加以“连”、“变”之虚词用的极为劲健传神,从而令这两句写景直入化境了——夕醺与山色相交而妩媚,但暮色渐渐笼罩四方,水色仍旧潋滟,却有秋声四起,天地易色。颈联是律诗常用“起承转合”的“转”的手法,从自然景物过度到历史文化的旧迹,有“前不见古人”之叹,“碧峣”指杨升庵曾居住的“碧峣精舍”,而“白荡仙踪”或指郭文,与其以舟作屋的事迹比较吻合。前面两联是空间上的事物,这一联便打开了时间之门,将古人今世勾连在一起,从而因怀古惜古而横生一种英雄气。最后一联再次回到眼前之景,将之前的磅礴悲壮之气,发散为“昏鸦”飞动之处,“疏槐”、“秃柳”掩映之间的一种静寂无声的幽怨了。全诗章法谨严,气象浑成,令人有一唱三叹之感。

三首滇诗,传古声古韵,俱昔年时代之华章。而今之人,何尝不想自制新声,以恢弘时代之气。习总书记考察云南的讲话精神,以及征引的这三首诗,正是对我辈学习和继承诗词传统的莫大鼓励,愿秉此义,再铸伟辞,更谱新章!

(作者系云南民族大学学生,本文为2016“我喜爱的云南诗词”征文活动选登。)

Copyright(C) 2004-2007 18luck手机客户端下载 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备案 53010203302028 网站后台
地址:昆明市五一路221号 联系电话:(0871)68091802 传真:(0871)68091803 ICP备案 滇ICP备09004251号
网站建设:昆明千龙企业网